Jump to content
模组网
小菊花道长

艾瓦咏石者【这本也挺好看的

Recommended Posts

 “好好坐下来听故事,孩子,我要讲的这个故事可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
  “那是什么故事呢,爷爷?是一个关于英雄和野兽的故事吗?”
  祖父耐心地看着小男孩,他正在健康成长着,很快他将会从这个故事中受益匪浅,得到每代人都会得到的教诲。
  “听完再说,孩子。用心记住这个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当斯卡尔村还是刚刚建立起来的时候,岛上一片和平。阳光明媚,作物繁荣,人们在造物主的恩赐下快乐地生活着。但是安逸的生活让斯卡尔人变得自满和懒散,他们开始认为造物主赐予的一切都是理所应当的。他们忘记了,以折磨造物主和他的选民为乐的造物主之敌一直在暗中窥视。造物主之敌化作普通人潜入了斯卡尔。
  造物主之敌有很多种形态,有时是一只邪恶的野兽,有时是一股致命的瘟疫。当时的人们称它为萨塔格——世界吞噬者。后世则称其为贪婪者。
  贪婪者(我们还是这样叫他,因为说出他的真名就像是在人们心中传播恐惧)在斯卡尔生活了好几个月。也许他曾经只是个普通人,而当造物主之敌附身在他身上后,他就变成了被人熟知的贪婪者。
  直到某一天,斯卡尔人发现造物主赋予他们的力量突然都消失了。战士再也挥不动兵器了,萨满也无法召唤野兽了。长者们认为一定是造物主生气了,有些甚至认为造物主永远遗弃了他们。这时贪婪者出现并说话了。
  “你们这些斯卡尔人长得越来越肥,越来越懒。我已经把造物主给予你们的恩赐都偷走了。我偷走了海洋,让你们会感到口渴。我偷走了土地,树木和太阳,让你们的庄稼会枯萎死亡。我偷走了风,让你们无法感受到造物主的鼓舞。”
  “直到你们中的某个人可以寻回那些恩赐,不然斯卡尔人就会永远被悲惨和绝望笼罩,我就是贪婪者,这就是我的意志。”
  说完贪婪者就消失了。
  斯卡尔人讨论了好几天,他们明白一定得有一个人去取回造物主的恩赐,但是他们无法决定派谁去。
  “我可不能去”长者说,“我得留下领导斯卡尔人们,告诉他们什么是法律。”
  “我也不能去”战士说,“我必须保护斯卡尔,贪婪者要是再次出现得由我来保护村庄”
  “我更不能去”萨满说,“人们需要我的智慧,我得解读预言,贡献我的知识。”
  这时一个叫艾瓦的年轻人发话了。虽然他还不是斯卡尔的战士,但是他身体强壮,腿脚灵活。
  “我去”艾瓦说完大家就笑了。
  “请大家听我说”男孩继续说道,“我还不是个战士,所以还用不到我来保护村庄,我也不会解读预言,所以也不用我对人们提出忠告。我还年轻,对于法律一知半解。我发誓从贪婪者那里取回造物主的恩赐,不成功,则成仁。”
  斯卡尔人们考虑了一下,同意让艾瓦去试试。第二天一早他就离开村子上路了。
  艾瓦首先去回收水之恩赐,他来到了水之石碑。在那里,造物主第一次和他对话了。
  “往西走到海边,然后跟着那个泳者前去生命源泉。”
  于是艾瓦来到海洋的尽头,他看见了泳者——造物主派来的一条黑色的三牙海象。泳者一头扎进水中游出很远很远。艾瓦身体强壮,他立刻跟上去,使劲游着。他们游进一个洞穴,越游越深,艾瓦感觉自己肺都要炸开了,手脚也筋疲力尽了。最后,他终于找到了一袋空气,同时在黑暗中找到了生命源泉。喝下源泉,重新恢复力量后,他原路返回了海面。
  回到水之石碑后,造物主发话了,“你已经把水之恩赐还给了斯卡尔。海洋又会孕育果实,斯卡尔人也不会再口渴了。”
  艾瓦接着来到了地之石碑,造物主又说话了。
  “去隐匿乐声洞穴,仔细聆听大地乐章”
  于是艾瓦先向北后向西走,到达了隐匿乐声洞穴。他发现自己身处一个巨大的洞穴中,岩石像有生命一样从洞穴顶端和地面生长出来。他自习聆听,听见了大地乐章,但是声音太小了。艾瓦抽出他的钉头锤,应着乐章的节拍敲打岩石,乐章的声音越来越响,直到声音充满整个洞穴,直达他心中。然后他返回了地之石碑。
  “地之恩赐再一次属于斯卡尔”造物主说道,“土地将变得肥沃,可以孕育生命”
  艾瓦感到疲惫,但是太阳仍然炙烤着他,也没有树荫供他乘凉,更没有风吹过让他觉得凉爽。艾瓦强打精神,来到了野兽之岩,造物主又发话了。
  “找到那头灵兽,减轻他的痛楚”
  艾瓦花了好几个小时穿越了艾森菲尔森林,然后他听见了山背后传来一只熊的哀号。当他爬上山顶的时候,他看见了那只熊,一支雪精灵的箭扎在它颈部。艾瓦在搜索了一下附近的树林确保没有雪精灵(因为雪精灵最早被认为就是树木,当然有人不信),然后他小心翼翼地接近那头野兽。温柔地说,“好灵兽,我不会伤害你的,我是造物主派来帮助你的。”
  听他说完后,熊停止了挣扎,乖乖地把头靠在艾瓦的脚上。艾瓦抓住箭头把箭拔了出来,又使用他所知的一点自然魔法帮熊治疗伤口,这些耗尽了他所有的精力。当熊的伤被治好后,艾瓦沉沉睡去。
  当他醒来时,他发现熊就站在他身上,旁边散落着雪精灵的尸体。他明白是灵兽在他睡觉时守护了他。他带着熊返回了野兽之石,造物主又发话了。
  “你寻回了野兽之恩赐,再一次的,野兽们会在斯卡尔人饥饿时提供食物,寒冷时提供衣物,必要时提供援助”
  艾瓦休整完毕后来到了树之石碑,不过灵兽没有一起跟去。当他到达时,造物主说话了。
  “初生之树不见了,必须重新播种一棵。找到种子并种下初生之树。”
  艾瓦又钻进赫斯坦格森林,找到初生之树的种子,但是没找到。于是他和树灵沟通,得知种子被一个雪精灵偷走了(因为他们是造物主之敌的手下),他藏在森林的最深处,没人能找到。
  艾瓦进入森林的最深处,找到了那个邪恶的雪精灵,他周围都是小的树灵。艾瓦看得出来那些树灵都被雪精灵奴役了,因为他能使用种子的力量解读树灵们的秘密名字。艾瓦明白敌人很强大,只可智取。
  艾瓦掏出他的打火石,在不远处的空地上生起了一团小火。所有的斯卡尔人都知道树灵们害怕火,因为火会烧毁他们侍奉的树木本体。火一起来,那些树灵的天性占了上风,他们一股脑地扑向火焰要扑灭它。乘着场面一片混乱,艾瓦偷偷溜到雪精灵背后,在雪精灵还没反应过来前就摸走了袋子里的初生之种。
  艾瓦回到树之石碑,种下种子,造物主发话了。
  “树之恩赐再一次回归,树木和植物将会枯荣,提供养分和树荫。”
  艾瓦很累了,可是太阳还是那么毒辣,也没有凉风,不过还好他有树荫了。他感到他的脚不听使唤,眼皮也不住地搭下来。但他还是坚持继续前进,来到了日之石碑,造物主又发话了。
  “太阳的温暖被偷走了,所以他现在只会胡乱发热,将太阳从潘拿巴之厅解放出来吧”
  于是艾瓦再次向西,穿过冻原来到潘拿巴之厅。这里的空气浓厚而沉重,让人伸手不见五指。他摸着墙壁慢慢前进,尽管他听到了许多准备将他生吞活剥的邪兽的脚步声,他也毫不畏惧。他匍匐爬行了几个小时后,终于隐约看见在大厅的尽头有一道微弱的光芒。
  在一大片厚重的冰块后面,那光芒亮得艾瓦必须闭上眼睛不然就会变瞎。他拽下一只邪兽的火焰之眼,用尽全身力气砸向那块冰面。冰上出现了一条小小的裂缝,然后扩展开来。慢慢地光线从缝隙中渗透出来,把缝隙越撑越大,整块的冰墙分裂成许许多多小块。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破裂声,冰墙粉碎了。光芒穿过艾瓦直达大厅中。他听见那些邪兽被光芒刺瞎灼伤的尖叫声。伴随着阳光,他跑出大厅,瘫倒在地上。
  等他又有力气站起来的时候,太阳温暖地照耀着他,这让他感到欣慰。他返回日之石碑,造物主又发话了。
  “日之恩赐再次属于斯卡尔,将带给他们温暖和阳光。”
  艾瓦还有最后一个恩赐需要寻回,风之恩赐,于是他来到了岛屿遥远的西海岸边的风之石碑,造物主告诉了他最终的任务。
  “找到贪婪者,解放被囚禁的风”
  于是,艾瓦开始找到贪婪者。他找遍了树林,海洋,深洞,都没有找到贪婪者,野兽们也说在森林深处没有看见贪婪者。最后,艾瓦来到了一幢扭曲的房子前,他明白贪婪者就在这里。
  “你是什么人?”贪婪者咆哮着,“居然敢到我的房子来”
  “我是斯卡尔来的艾瓦。”艾瓦说道,“我既不是战士,也不是萨满,更不是长者。如果我不寻回那些恩赐,我就会被遗忘。但我已经寻回了海洋,大地,树木,野兽和太阳。我也一定会把风带回给我的人民,让我们灵魂中再次感受到造物主的鼓舞。”
  说完,他一把抓住贪婪者的袋子并打开了它,风呼啸而出,以雷霆之势刮起贪婪者把他吹到了九霄云外。艾瓦呼吸着风心情愉悦,他走回风之石碑,造物主最后一次与他对话。
  “你做得很好,艾瓦。你,最不起眼的一个斯卡尔人,把我的恩赐还给了他们。贪婪者被赶走了,在你有生之年他不会再来打扰你的人民了。你的造物主为你感到高兴,去吧,自由地生活吧。”
  于是艾瓦准备启程回斯卡尔村。
  “那接下来发生了什么,爷爷?”
  “恩?没听明白么,他回家了”
  “不是,我的意思是他回村后”男孩继续说道,“他当上了一个战士?或者是萨满?还是领导他的人民去战斗?”
  “我不知道,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爷爷说。
  “但明明没结束!故事不应该这样结束!”
  老人笑了,从椅子上站起身。
  “是这样吗?”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Create an account or sign in to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in order to leave a comment

Create an account

Sign up for a new account in our community. It's easy!

Register a new account

Sign in

Already have an account? Sign in here.

Sign In Now

×
×
  • Creat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