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模组网
icedream

oblivion及其前作的二三事

Recommended Posts

本文转自《oblivion及其前作的二三事》,原作者为grievous。
oblivion有一点做的比较好,就是在有的不经意处会提及其前作的二三事,既没有引入太多的东西
导致自己变成一个“资料片”,又能给老玩家们带来好多亲切感。让我们一起看看那些从前的朋友们
又都是以何种新面貌出现在帝国的HeartLand中的呢?

1.上古卷轴:竞技场
(1993)
在这上古卷轴系列的开山之作中,开篇就引用了第一纪元英雄Gaidn Shinji的一句名言,
“最好的战技只能由幸存者来传承。”这句话在Oblivion中也多次出现,比如竞技场回复生命和魔法的池子上就刻着,还有当你向蓝队的gladiator问起Gaidn Shinji时,他也会提起这句话。
-----------------------分隔线---------------------------
2.红色守卫
(1998)
这是Bethesda社98年推出的一款第三人称探险类RPG,相信接触的玩家并不多。这部游戏的主角名叫Cyrus,是不是有点耳熟?
没错,在Cloud Ruler Temple里,就有一位叫Cyrus的红衣守卫,是为数不多的几位可以和玩家闲聊的Blade成员Cyrus.jpg

就是这位大叔。
-------------------------分隔线--------------------------------
3.上古卷轴III:晨风
物品:
&&
在Oblivion战士工会的最后,Modryn Oreyn会把Helm of Oreyn Bearclaw送给玩家。这顶头盔和Oreyn的对话是和Morrowind中Malacath的任务相联系的——在那里,玩家需要杀死Oreyn家族的最后一位幸存者来获得这个头盔。而现在,Oreyn也在对话中提到,Malacath曾经收回这个头盔,但后来有一位陌生人又把它还给了Oreyn家族的成员。(有理由相信这就是我们伟大的Nerevarine大人)。
(P.S: 关于Modryn Oreyn的二三事:
Modryn
ModrynOreyn.jpg


这位大叔的业余爱好是绘画,**spoil**在他不幸被开除之后**spoil**,就把多数时间花在创作“杰作”上,比方说,在执行Information Gathering任务时,他就即兴将拷打Ajum-Kajin时的丰姿描绘下来。

OreynPainting.jpg

Modryn似乎喜欢在现实生活中寻找绘画的灵感,作为一个艺术家,他更倾向于将“肮脏的工作”托付给玩家,而自己可以在宁静的内心中寻找“理想”与“现实”的完美契合点。
当然,作为一个战士,他依然保持着强大的战斗能力,而最能体现他检定信念的场景无疑是出现在…
http://www.youtube.com/watch?v=78FiIOo_-Sc
…这里)
&&
Morrowind中,玩家可以在Ghostgate’s Tower of Dusk底层的桌子上找到一个独有的项链”Amulet of Usheeja”,
MW_AmuletOfUsheeja.jpg
但整个游戏中却没有出现过名为”Usheeja”的角色。这是因为这个人当时呆在帝都里,他从那时起一直到现在,都是在著名而野心勃勃的收藏家Umbacano的豪宅中担任守卫工作。
Usheeja.jpg
这就是Usheeja,一个出色的亚龙人战士,而那个项链一定程度上揭示出了这个勇士或许英勇或许不那么英勇的过去。
&&
有的Goblin有时会穿上Netch Leather Armor,这东西其实是大量来自于Morrowind的黑精灵身上,很不幸,我们没法从Goblin身上扒取这种铠甲——但这种事却暗示我们Goblin们很可能通过某种手段学习到了Daemora保护自身铠甲的方法,以及他们可能的潜在战力。
人物:
&&
众所周知,M’aiq the Liar从晨风来到了赛伦迪尔,在Anvil和Leyawiin城外随机出现,有一些关于日常生活的有趣对话,以及一些寓言。而且,他是仅有的两个在晨风和湮没中都有出场的NPC之一。
晨风中的M’aiq the Liar
180px-MW_M27aiq_the_Liar.jpg
Anvil城外的M’aiq the Liar
Maiq_the_Liar.jpg
& amp;&
还记得当年Balmora战士工会给我们的第一个任务吗?没错,帮Drarayne Thelas清理鼠患。
机运的巧合使我们现在在Anvil接受工会的另一个任务,帮她的妹妹Arvena Thelas保护宠物鼠。
还记得Drarayne Thelas最大的特点是什么吗?对了,她拥有全Balmora,甚至是整个瓦尔丹费尔岛上最多的枕头收藏,而她妹妹的爱好是养老鼠……这就解释了为什么这对姐妹会相隔万水千山……以及都会对同一种生物产生兴趣的原因。
姐姐:Drarayne_Thelas2C_Balmora.jpg
妹妹:OB-NPC-Arvena_Thelas.jpg

&&
Falanu Hlaalu公开承认自己从Morrowind搬到Skingrad来住。她没有提起和Hlaalu家族的关系,但对她提起Skingard时,她会很模糊的提到自己和家族一些不那么愉快的往事。
(P.S: 关于Falanu的二三事
我提过她在Skingard的并不是她的第一家店铺吗?没有?好吧,我不喜欢像村妇一样的说三道四,不过,也是为了你着想。有空的时候,到Memorial Cave去一趟,那附近有一座房子,上面也挂着”All Things Alchemical”的牌子,那才是她开张的地方。
OB-First_All_Things_Alchemical.jpg
当你看过这间房子的外表以及搜索过之后,应该会对她的专业技术有一个新的认识。)
&&
Daedra王子Clavicus Vile的伙伴Barbas,就是那条像狗一样的东西,我们在晨风中也见到过,它在那里的名字是“Creeper”,有印象没?对,就是那只和我们做买卖的scamp,因为它自己提起有过做为“和兽人合伙做生意的Scamp”的经历。

&&
在Walker Camp,Cheydinhal以北,你可以找到两个黑精灵,他们是Camonna Tong的人,我们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出现在这里,但通过观察可以发现他们每周都会把毒品Skooma运送到Kingscrest Cavern附近的一个地点。看来Camonna Tong在这里扮演的角色也不太干净就是。
(P.S: 关于Skooma的二三事
Skooma,作为一种毒品,在赛伦迪尔有着一套完整的生产、销售渠道。游戏中的一些箱子会定时生产出Skooma,其中有五个这样的毒品箱被藏在Temple District的Trenus Duronius家中,而在Cheydinhal的Riverview还能找到另外8瓶。
在Bravil,盗贼工会放任务的S’krivva每周六的上午10点会到Lucky Lady雕像附近,进行毒品买卖生意。The Fair Deal的主人Nordinor从午夜到凌晨4点也会兜售Skooma,地点是在The Fair Deal和Silverhome-on-the-Water之间,在黑暗兄弟会的任务”The Lonely Wanderer”中还允许玩家亲手在他那里买下5瓶。
Skooma Den是一个比较糟糕的地方,那里有4个瘾君子。多数脑子都被毒害了,只有Roxanne Brigette还算是个正常人。
另外,在马厩工作的Antoine Branck会告诉你可敬的Regulus Terentius伯爵的儿子Gellius也是一个瘾君子。每周六晚,少城主都会拜访S’krivva,买到Skooma之后就会来Skooma Den消磨时间直到午夜。更确凿的证据可以在城堡里Gellius个人房间的一个箱子中找到。
Skooma在帝都的贩卖由Shady Sam负责,只有熟人才能找到他。想去的话,从帝都马厩向北走,他躲在Elven Gardens District墙外的一堆岩石后面,他也供应开锁器。
在Cheydinhal也有Skooma的销售渠道,住在城东的gro-Gharz宣称自己受到Orum Gang的保护,当你向他问起Cheydinhal时,他会指出这里的第一地下集团就是这个Orum Gang,而且这个兽人犯罪集团也的确在进行Skooma的运营。
每周二早6点以后,gro-Gharz的邻居Oghash gra-Magul出发前往帝都,并在帝都Waterfront District区一个桶中取走10瓶Skooma并留下250 septim,之后返回Cheydinhal。当然,你没法发现上一级的供货人,skooma是自动出现在桶里的。但有传闻说一个虎人组织Renrijra Krin专门从事Skooma从BlackMarsh到赛伦迪尔的过路生意,两者间显然存在着某种关系——毕竟Skooma是MoonSugar的提取物,而MoonSugar则是虎人们的重要精神食量。
之后,在周五早上6点,gra-Magul前往Walker Camp将Skooma销售给我们的两个黑精灵,完成Skooma从BlackMarsh到Cyrodiil,再到Morrowind的销售过程。)
珍爱生命,远离毒品…
&&
在Mehrunes Razor中,我们可以在Sundercliff Watch的牢房中找到一名莫拉格帮的刺客。他将玩家视为盟友,在逃离牢房后,他会继续自己未完成的工作,即刺杀Drothmeri Commander。
&&
Merunes Razor还有一处提到Morrowind中的人和事。你可以在一张桌子上找到一封“家书”,写信的可能是某位学徒的亲戚或是妻子(我更愿意相信是亲戚,原因嘛,一会你就会知道的)。信中提到自己现在正在为Desele工作,而且报酬很优渥。
Desele是谁?看图:
MW-NPCs-Helviane_Desele.jpg
这回想起来了吧。这位女士曾经在战士工会的任务中与我们有一面之缘,那时的情形很不愉快——因为我们必须向她讨回200septim的欠款——而且我贿赂她的钱比最后得到的报酬还多,至于她的店,我想大家都记起来了,是Suran的一家脱衣舞娘店。
知道我为什么希望是亲戚关系而不是夫妻关系了吗?
虽然我自认为并不保守,但我还是会去鄙视那些让自己妻子靠跳脱衣舞来维持生计的男人的。
那么,如果是妹妹呢…
&&
在毒窝Cheydinhal,你可以听到Aldos Othran在高唱一首关于Vvardenfell上Cliff Racer的歌,Cliff Racer就是Morrowind中几乎无处不在的那种大鸟。
你甚至会听到关于Cliff Racer更多的故事,其中之一就是它们已经被一位被称为”Saint Jiub”的英雄彻底赶出Morrowind。
这位”Saint Jiub”是何许人也?提示:我们在Morrowind中一定见过他,那时他只是简单的叫做”Jiub”。想不起来?再提示:在没见到他时,我们寸步难行。还没想起来?
公布答案:

MW-NPCs-Jiub.jpg
当当当当……没想到吧,就是这位仁兄,在你进入移民局之后他就消失了。在玩家成为Nerevarine的几乎同时,他也成为了消灭Cliff Racer的英雄。真是世事难料…看来那艘船上的人物个个都不简单。
然而,英雄的结局通常都很凄惨,Jiub也在劫难逃,在NPC的对话中,你会发现,已经成为Saint Jiub的他没能挺过这次风暴,在daedric横行大陆期间,他被残忍的杀害了T-T
& amp;&
在完成Sheogorath的任务后,你可以找到《黑马信报》的特别版《燃烧的狗雨!!》,提起“反常的天气”时,一位当地的气候专家会提到“偶尔会有白痴的法师从天而降砸在地上”之类的事…勾起大家的美好回忆没有?
MW-npc-Tarhiel.jpg
没错,就是他,Tarhiel,从天而降的彩蛋。
顺便提一句,Tarhiel并不是一个全职法师,他其实是一个苦于Morrowind上旅行困难的行路商人;一个一生致力于开发比跳蚤大巴更方便更廉价的旅行方式,在成功发明SuperJump时,却发现自己没学Slowfall的可怜人;以及一个蹩脚的铁匠。

&&
在Oblivion战士工会任务”The Wandering Scholar”中,工会要求你去协助一位名叫Elante of Alinor的女高精灵探勘Brittlerock Cave,并进行对Daedra的研究。
Elante是除虎人外,另一个在Morrowind和Oblivion中同时出场的NPC。在前作中,她也在做着类似的研究工作:在cave of Ibar-Dad中挖坟,研究Daedra。奇怪的是,那时她对玩家是敌对态度,所以,她是如何幸存下来的呢?
也许连Nerevarine也会有厌倦杀戮的时候,或是在见到蚂蚁时会心一笑,移开脚步的时候吧。
希望Sexlivion中的众人也有会心一笑,移开脚步的时候…
&&
说起Sexlivion,就想到一本书,叫做The Lusty Argonian Maid,中文译名是《色色的亚龙少女》,或是《亚龙女色棍》,或是《萝莉色恐龙》,或是《小变色龙》,或是《禾口言皆龙》。总之,它是一部剧本的一部分,作者则是著名的Hlaalu贵族Crassius Curio,在某种程度上,应该算是一张日记。
-------------------------------分隔线------------------------------------
血月
血月的时间离Oblivion相对比较近,联系也更大些。
比如人所共知的彩蛋,Dive Rock附近悲情的夫妇和天然呆的大叔。以及最终难逃破产命运的东帝国公司——说起东帝国就想起东印度,难道他们建立公司的时候就没想过公司是终究会破产掉的么?
活该。
---------------------------分隔线------------------------------
最后是关于主角的事情,上古卷轴:竞技场的主角被后世称为“Champion”,当时还是中年的Septim VII现在已是耄耋老者,相信这位主角的近况也差不多,加入他有幸还活着的话;Daggerfell的主角则被简单的提到,是一个“agent”或是“spy”而已,这是Daggerfell过于开放的结局导致的恶果——所有的书籍都提到了”Warp in the West”,但结果都是“不知所踪”;Nerevarine的下落,有市民在议论,血月之后,去征服Akavir大陆,此后音讯皆无——似乎是在Azura的诱导下踏上Reman V覆灭的老路,这也解释了为什么Oblivion的主角可以获得Daedric宝物的原因,顺便提一句,以我的认识,Daedric宝物同一时间只能由一个人来使用,至于为什么勃利希恩竞技场上还有一个人在用SpellBreaker,就不得而知了。
Vivec消失了,有人说是Daedra料理了他。也好…

(注:多数资料来自www.uesp.net,加工整理)
  • Upvote 1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Create an account or sign in to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in order to leave a comment

Create an account

Sign up for a new account in our community. It's easy!

Register a new account

Sign in

Already have an account? Sign in here.

Sign In Now

×
×
  • Creat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