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模组网
icedream

【书籍搬运】The Pocket Guide to The Empire and its environs 帝国及市郊袖珍指南

Recommended Posts

原文连接:http://www.imperial-library.info/content/pocket-guide-empire-and-its-environs-first-edition
翻译整理:Wakakaka

Xan的笔记:这一有趣的文档写于泰伯•赛普丁统治的早年,包含有关晨曦帝国居民基本信息的全面内容。现在,请欣赏这部帝国袖珍指南。

Qwerty的笔记:这部袖珍指南当初出现时有一个前言,而且到处都是手写的评论。从前言和这些评论的口吻很容易发现它们出自同一人之手,一个总体上非常反帝国和反人类的精灵。他的注解提供了一些“故事的另外一面”。不幸的是,我们甚至不知道这个精灵的名字。他仅仅在前言写下他的名字的首字母的签名 – "YR"。(以后这位精灵仁兄的注解前面将加以YR以示区别)

Xan的笔记:请注意这部指南使用CE(公元)来表述纪元,公元应当被解释为第二纪元。


地域与居民的种种传统的介绍
以及因地理位置和影响而重要的地点的历史

献给
始终不渝地尽职于知识与真理的泰伯•赛普丁皇帝陛下
皇家地理协会发布

CE 864


欢迎,市民们!

新的纪元的黎明出现在我们的面前,为了更好地照亮我们面前的道路,现在是观察我们曾经和现在身处何地的时候了。为了庆祝汉丁湾战斗的胜利 – 所有人类王国回归无人挑战的赛瑞迪尔皇帝的统治(YR:这还尚待观察),我们写下这本小册子,尝试简要地描述帝国的现在各行省以及周遭区域 – 它们的历史,人民以及现在的状况。我们努力i在全面精确和时效性之间取得平衡;如果在将这本有价值的指南放到各地感兴趣的市民的手中的过程中我们出现错误,我们敬请各位读者包涵。

帝国在晨曦大陆 – 世界上最大的大陆 – 上延伸。晨曦大陆的北部是阿特莫拉,人类世界的发源地。西边是约库达 – 红衣守卫失去的出生地。东边是阿卡维尔,她的军队在上一个纪元侵入晨曦大陆。南边是神秘的传说中遗失的精灵故乡(YR:呵,就算是人类也听说过远古大陆)。

晨曦大陆自身大致可分为八个主要区域:蓝天之地,塞瑞迪尔,高岩,夏终群岛和瓦伦森林的先代人领土,落锤之地,晨风和艾尔斯维尔联盟。其中有些比如晨风或者蓝天之地历史上曾经被统一在同一王国之下;其它比如高岩或者艾尔斯维尔则是由许多王国,部落和村落联盟等等构成的松散团体统一在一个支配性的文化或种族下。它的顶峰是第二帝国将这些全异的团体正式地组织成由总督管理的帝国行省,总督直接从塞瑞迪尔指派或者从当地人口中指定。(晨风是个显著的例外,因为从未被原来的塞瑞迪尔帝国征服,所以避免了成为帝国的一个行省)。随着塞瑞迪尔帝国的崩溃,控制权回归到每个行省各自的统治者手上,导致几个世纪的混乱,许多行省衰落成独立的王国和众多的小国。现在,令人高兴地,所有的人类王国都由泰伯•赛普丁的第三帝国收复,它们再一次地拥有帝国行省的光荣头衔(YR:惊人的自负!)。

先代人领土,艾尔斯维尔联盟和晨风还未加入帝国,但本书还是作了描述,目的是为了学者的教诲,普通市民的爱好和士兵的准备。第三帝国还处在它的青年期,谁又能预知什么样新的地平线将会映入红宝石之下的黎明呢?

一些区域因为居民野蛮,文明原始而避免被归类在帝国行省里。这些野蛮人的“国家”被总称为蛮荒之地,它们可能会也可能不会引起皇帝的兴趣。它们被包括在这里仅仅只是为了那些最无畏的旅行者,并且通过与这些晨曦大陆上愚昧无知的角落的对比让文明的成就显得更加灿烂。

现在,市民们,我们恳请你们检阅我们这部最朴实的帝国领土纵览。如果它给你们带来愉悦和启迪,那这一切不仅仅是出自于作者卑微的努力,更加重要的是来自于我们敬爱的皇帝的高尚仁爱,他的名字就如神的食物一样令人陶醉,他的智慧使得这部纵览注定得以创作并在最热心,最明智的人们中间发行,让他们能够更好地了解这片土地的光荣和挑战,更加感激他为了我们坚韧地承担着作为统治者的巨大负担。

序言
最严格的叔叔,

在作为陆军武官向所谓的帝都(这些人类自命不凡的预示)报道前,我根据你的建议在外部区域逗留了一段时间,包括新生的帝国内部和那些它还未征服的地区 ~

别搞错,塔洛斯(现在称之为泰伯•赛普丁,响亮的塞瑞迪尔名字)仍处在上升期。我现在开始相信预言被错误地解读了 – 赛普丁可能的确是预言中的龙子。精灵最终必须联合起来。否则将会被一个接一个地消灭。法勒,被无数神秘祝福的名字,是萨尔摩少数敢于反对安德尔•克瑞多的那个如果继续下去将会毁灭所有精灵的不干预政策的人。我明白我现在的分派是对我不继承我父亲的事业的惩罚,但是我恳求你忽略我们之间的个人分歧,将我的发现传达给整个理事会。

我将这本小册子作为赛普丁政权官方宣传的样本转寄给你,里面有基于我自身观察的评注,因为缺少岁月带来的智慧的锤炼可能并没有什么价值,只是一个幼稚的旅行者的记录罢了。

天际省
天际省,也被称为旧王国或者故土,泰姆瑞尔上人类最早的定居地:强壮,勇敢,尚武的诺德人,其后代仍占据着这片崎岖的土地,虽然跟他们的老祖宗的传奇声望相比要逊色几分,纯种的诺德人仍旧无可非议地在所有的男性品质方面超过混种人。
诺德人第一次从阿特莫拉,他们原来的故乡,跨越寒冰填塞的幽灵之海的确切时间尚不确定。据回归之歌的记载,伊斯格拉莫和他的家属为了逃避阿特莫拉(那时比现在要暖和得多,因为它似乎养活了大量的人口)的内战首此登陆泰姆瑞尔于萨里可尖突,天际省的碎裂海角的最北端。这群于游荡在蛮荒中的精灵之后来到的首批的定居者将这片陆地命名为“美拉斯”,那时整个泰姆瑞尔都是蛮荒之地。精灵和人类曾经一度相处融洽,诺德人在这片新土地上逐渐繁荣,从北方召集来更多的族类开始建造萨尔撒城,帝国考古学家最近确定其遗址临近现在的寒冬要塞。但是精灵相信如果不加以抑制的话这个生机勃勃的年轻种族很快就会超越他们停滞不前的文化(YR: !),于是在声名狼藉的泪水之夜进攻完全没有起疑的诺德人;萨尔撒被烧毁,只有伊斯格拉莫和他的两个儿子拼死战斗才得以幸免于屠杀,逃到阿特莫拉(YR: 伊斯格拉莫的亵渎和挑衅当然早就被人遗忘了)。但是精灵未曾料到诺德人的不屈服的精神。聚集起传说中的他的五百个同伴(他们的名字在每年的亡魂节的第十三个日出依旧为人们吟诵),伊斯格拉莫返回泰姆瑞尔复仇,将精灵驱逐出天际省,打下了人类第一帝国的基础。

可能是近乎神话般的伊斯格拉莫的开拓才将几个诺德人国王的领土合并在一起,因为直到有记载的历史的黎明期,也就是国王哈拉德,伊斯格拉莫的第十三代子孙,的统治时期为止,精灵并没有被最终驱逐出天际省的现有边界。国王哈拉德也因为作为第一个放弃在阿特莫拉的全部要塞的国王而被世人记住;天际省的诺德人现在成了单独的人群,他们坚定地面向他们的命运,征服泰姆瑞尔这片新的广阔土地。确实,诺德人的历史就是人类在泰姆瑞尔的历史;所有的人类种族,除了红衣卫士,都发源自诺德人的血统,虽然无可否认一些人身上祖先的血统已经很稀少了。(YR:我所碰到的大多数诺德人都以这个胡说八道的“故土”而自乐 – 那场和“先代人的统治”的战争是他们思想中最深远的东西。)

天资过人的国王瑞吉开启了通向诺德人的第一帝国的扩张。在五十年之内,天际省统治了泰姆瑞尔的整个北部,包括今天的高岩的大部分,尼比奈峡谷的纵深和整个的晨风地区。征服晨风是第一纪元的壮丽战斗之一,那些发生在那个可怕的王国的山上和林间空地的诺德人和黑精灵之间的拚死战斗仍旧回响在天际省的酒馆里的吟游诗人的歌声里。第一帝国的继承系统值得注意,因为到最后这导致帝国的毁灭。在第一帝国的早期,天际之地就已经分成许多的要塞,由众多部落首领,国王,和议会(或者民众代表大会)统治,他们全部向天际之地的国王效忠。在哈拉德王格外长的统治期间 – 活了108岁,比所有人都要长寿,除了他的三个儿子 – 代表议会建立,由各个要塞的代表组成,负责从皇室家庭的合格成员中选出下一任国王。随着时间推移,这个代表议会变成永久性的,并且权力日增;到博格斯王时,伊斯格拉莫王朝的末裔,代表议会变成党派性的以致无法正常运作。当博格斯被“疯狂之猎”谋杀时(参见先代精灵之地 – 瓦伦林地),代表议会没能成功指定显著且有才干的寒冬要塞的Jarl Hanse为下一任国王,点燃了灾难性的天际之地War of Succession,这场战争导致天际之地失去对高岩,晨风,和赛瑞迪尔的控制,从此再没能收回。战争最终在1E420以众首领签订公约而结束,自此以后,代表议会只在国王没有直接继承人的时候才被召集,这一有限的职责它履行得很好。在接下来的千年间,代表议会仅被召集三次,天际之地的王位继承再也没有出现以战争来争夺的情况。

天际之地是整个大陆最崎岖不平的陆地,泰姆瑞尔的五大高峰它就占了四个(参见著名地点:Throat of the World)。只是在西部山脉才减少,让位给the Reach的峡谷和平顶山,这里是天际之地的众要塞中流动性最好的了,根据帝国人的人口普查纯净血统的诺德人大多住在光秃的山上。天际之地的其余部分是个垂直的世界:高耸的山脊自西北向东南延伸,分布着些狭窄,深陷的裂缝,大多数人口就居住在这里。沿着河谷两岸,坚韧的诺德人农夫种植着各种农作物;气候相对温和的河床附近小麦长势茂盛,但是只有雪果丛才能生长在靠近树林的果园里。最初诺德人定居在多石的峭壁上,俯瞰着河谷;许多这样的村庄依旧保留在与世隔绝的要塞,特别是沿着晨风前线。但是在天际之地大部分地区,到了第一纪元中期这些防御性的布置被认为不再必要,大多数市镇今天完全座落在峡谷的地面上,有时可以看到仍旧俯瞰着的早期定居地的奇特遗迹。

诺德人是木头建筑的大师;许多3000年前第一批定居者建造的建筑今天仍在使用。诺德人的军事工程的上好例子是Old Fort,第一帝国用来防御南方边境的皇家堡垒。不规则的斑岩石块建造的城墙高高耸立,没有用灰泥,也看不到接缝,仿佛是神秘的艾尔诺菲人所建,而不是人类。

九圣灵在民间,政府,和贸易个多方面都有影响。The Reach可能会被误认作高岩的一个小王国;到处是布莱顿人,红色守卫,赛瑞迪尔人,还有各种精灵,甚至还有一些放错地方的虎人。西方和北方的要塞 — 寒冬要塞,Eastmarch,Rift,and the Pale,总称远古要塞 — 则更加与世隔绝,因为地理关系再加上自身选择,诺德人古风犹存。外人很少见,通常只有巡回小贩一年到这里一次。隆冬时分年轻人登上高山,一去就是几个星期,只为猎取寒冰幽影获得公民资格(值得帝国其他更加“文明”的区域的公民效仿的可敬行径)。这里的人民依旧敬畏他们世袭的领导人,其他的要塞则这早就被选举出来的代表议会统治(勉强地)。远古要塞的人民仍旧坚守着先祖的传统是天际之地和赛普丁帝国之福。当暴发户式的征服者在泰姆瑞尔的争逐中飞扬跋扈时,天际之地沉睡千年,隐匿静止。但现在一位天际之地之子再一次将世界的命运掌握在手中。如果天际之地将醒,那么其再生将由这些对未来充满希望的真正诺德人来领导。[旅行者:我发现这些山村几乎看不到年轻人,他们被赛普丁许诺的荣耀和财富引诱到军中;村中的老者对这些年轻人能安然返回几乎不抱什么希望。]

著名地点:

Haafingar (孤寂城)

著名的游诗人学院的故乡,Haafingar也是天际之地的主要港口,沿岸来往的船在码头进出,载上运往途歇城,西安维尔,和森夏尔的木材和腌鳕鱼。吟游诗人学院建立于天际之地和爱丽西亚长久的蜜月期,以不合时宜而招摇于世,它的学生都是出名的狂饮喧嚣之徒,和他们选择的行当正好适合。学生们每年都会拥塞酒肆,狂饮乱醉,活动的高潮是燃烧“King Olaf”的肖像,很可能是一个现已被遗忘的War of Succession的竞争者。毕业者不用费力就能在泰姆瑞尔的贵族家庭中找到职位,包括赛瑞迪尔复兴的帝国人宫廷,但许多还是选择追随杰出前辈们,比如Callisos和Morachellis,的足迹浪迹四方。

风盔堡

第一帝国曾经的首都,伊斯格拉莫王朝的宫殿仍旧雄踞在古旧市区的中心。风盔堡在War of Succession中遭洗劫,然后再次被Ada’Soon Dir-Kamal的阿卡维尔军队洗劫;国王宫殿是少数幸存的第一帝国建筑。今天,风盔堡是天际之地东方边境一派乡村味的要塞中唯一一个较大规模的城市,帝国人军队以此守卫着通往晨风的Dunmeth Pass。

Throat of the World

天际之地的最高山,也是泰姆瑞尔除开晨风的瓦丹非尔的最高山。诺德人相信人类诞生于这座山上, 当天空之息吹拂在大地之时。因此回归之歌不仅仅指伊斯格拉莫在萨瑟尔毁灭之后返回泰姆瑞尔,也指诺德人回归他们所相信的最初的故乡。天际之地各地的朝圣者沿着七千级阶梯爬上高耸的Hrothgar,这里居住着最古老崇高的Greybeards,于绝对寂静中寻求和天空之音日益天人合一。

新增名词:
Moot -—- 代表议会。第一帝国各个要塞的代表组成的团体,负责从皇室的合格成员中选定下一任国王。
Old Holds -—- 远古要塞。天际之地西方和北方要塞的总称,包括寒冬要塞,Eastmarch,Rift,and the Pale
Bards’ College -—- 吟游诗人学院。吟游诗人学院位于孤寂城,建立于天际之地和爱丽西亚长久的蜜月期,以不合时宜而招摇于世,它的学生都是出名的狂饮喧嚣之徒,和他们选择的行当正好适合。

高岩
高岩行省包括Greater Bretony,the Dellese Isles,the Bjoulsae River tribes,照传统还有,the Western Reach。仅为方便起见这里的人们被称作布莱顿人,无数的城邦,侯国,男爵领地,公国和王国组成高岩行省,直到最近为止,一直抵抗着所有试图将其纳入一个统一的政体或文化下的努力。第一帝国的诺德人从未征服整个高岩地区;赛瑞迪尔人统治了她,但是却未能扑灭致命的宗派主义,在空位期重燃起怒火。只是到了现在,在第三帝国的领导下,高岩行省最终才品尝到和平统一的果实,虽然还是有些布莱顿人为受到泰伯·赛普丁坚定之手的控制而感到恼火。除开帝国人的统治,布莱顿人之间的联系仅仅在于语言,地缘关系,和那个称作泪之夜将他们和他们的诺德人祖先分离开的远古裂痕。

Khosey,在他的’Tamrilean Tractates,’ 转录了一个诺德人狩猎队“发现”布莱顿人的第一手资料。布莱顿人,经过十代的精灵奴役和混血,已经变得几乎无法辨认出他们是人类。实际上,狩猎队以为他们是先代精灵的某种新后裔并攻击了他们,最后他们中最年长的一个用断断续续的诺德语尖声叫喊,恳求活命,他们才停止屠杀。当消息传到风盔堡,诺德人推想海角那端的 "Manmeri"实际上是萨瑟尔的毁灭时被带走的人类奴隶。国王瑞吉将解救他这些在高岩行省被长期折磨的同胞作为帝国的首要任务。他的首轮冲击直达Bjoulsae,但第一帝国从未能在比那更远处建立长久的根据地;那些狡诈的精灵魔法强大,还有许多布莱顿人帮助精灵抵抗他们的解救者。讽刺的是,最后是爱丽西亚秩序组织的暴政才最终将高岩地区从精灵的统治下解放出来。虽然爱丽西亚军在哥伦拉姆博瑞亚沼地的战斗一败涂地,胜利的昂贵代价却削弱了先代精灵的力量以致精灵们无法继续挑战在Greater Bretony新兴的贵族阶级,他们在爱丽西亚军战败后二十年内攫取了高岩行省大部分地区的控制权。

这次起义缺乏相互协调,虽然大部分高岩地区在1E500前摆脱精灵的暴政,部分地方的精灵统治却要长久的多。讽刺地,The Western Reach是先代精灵在高岩地区最后的堡垒,这个影响直到今天还很明显(看下面)。在泰姆瑞尔历史上历次大冲突中布莱顿人经常是两边都有参战,包括哥伦拉姆博瑞亚沼地;这些胜利和战败的记忆让这些分崩离析的人们不同集团之间关系日益恶化。例如, Anticlere的市民仍旧吵吵闹闹地纪念Battle of Duncreigh Bridge,他们公爵在1E1427打败邻近的Sensford村的 ”辉煌胜利(一场明显毫无成果的战斗,因为两个村庄都坚持自吹自擂其统治家族的血统古老悠长),每年在Sensford村大街上游行都导致双方无数人受伤,虽然还没有挑起两个村庄的”骑士会“之间的战争。

今天,布莱顿人的社会结构分成中产阶级和贫穷的农民,从贫困中摆脱出来的魔法精英,和在他们之上动荡不定的贵族和统治家族。要好好描述后者超出了本手册的范围,因为即使是本地人也很难区分清楚他们的领导人。实际上,布莱顿人有一句老玩笑叫做”皇帝轮流做,明日到我家“,很多布莱顿人还真的信这个。各行各业的年轻人在闲暇之余喜欢追求骑士行径,不管是真实的,还是只是幻想,为了所有人行侠仗义,只为了有一天能成为贵族(当然大多数情况下都是徒劳无功)。这种”探险热“成为高岩行省居民最显著的民族性,一种奇特的利他主义和相互信任将这些人紧密团结在一起。

高岩地区的地理和当地人口一样多样化。森林覆盖的沃斯加里安山脉山峰,只有牧人和零星的小村庄分布其间,将Western Reach和人口更加稠密的高岩西部地区分割开。真正具规模的城市都在伊利亚克湾沿岸,几个小王国在这里从海湾到Bjoulsae River的贸易中繁荣。在内陆,迎风的高原在Kambria北面隆起,许多小城镇藏在蜿蜒延伸到北海岸的山谷山坳中。狰狞的防御工事在每个山头和悬崖耸立,破坏了田园风光,提醒人们这个省份战乱频仍。在过去,小领主们在城堡的保卫之下从每个路过的人征收贡金致富,明显不利于贸易自由流通。现在泰伯·赛普丁已经开始着手清除这无数的城堡要塞,一项消灭颠覆破坏分子,促进繁荣的明智政策。

虽然布莱顿人分成无数敌对的派系,在局外人看来此地的服饰,建筑,传统风格一致。布莱顿人并非沉溺幻想的人,或许这是精灵的遗产,传统之道在这里不会被轻易放弃。他们的村庄风格令人愉快,一或两层的半木头结构的房屋,乡村旅馆,一两个商店,很可能还有一个贵族气派的豪宅。旅行者只需拜访几个布莱顿人社区就能发现他们整体的风味。这里的人们尽管排他,但很明显地整个行省的人的姓名,语调,服饰都很相似。这一不被承认的一致性可能预示着高岩未来的融合。

毋庸质疑大多数布莱顿人和魔法有天然的密切联系,这来自于他们和精灵混血这一令人不快的事实 。这一才能在高岩文化的多方面得到显现。在更加富饶,更加城市化的伊利亚克湾中心,这一才能一直根据法师工会的等级结构有系统地被加以组织。孩子们在很小的时候接受魔法潜能测试,过关的即开始学徒学习,由工会自己或者独立赞助人赞助。在更加偏远的地区,例如格兰角和沃斯加里安山脉,女巫和药师,几乎难以和兽人的萨满区分,用未受训练但常常令人叹为观止的魔法技艺支配着迷信的农民。

著名地点:

匕落城

作为高岩最大最古老的城市之一,匕落城一直将自己视为高岩的首府,因为它的古老,著名,和繁荣 。对局外人来说,和赛瑞迪尔,风盔堡,甚至座落在伊利亚克湾对岸的哨卫城比较,它的这三项资格都显得不大真实。但是在加入帝国前匕落城确实是高岩最大的王国之一,并且根据赛瑞迪尔传统保留了皇室。虽然只有少数年代久远的建筑保留下来,但布莱顿人并不感伤于历史。匕落城历史相当久远,由全盛期时的第一帝国的诺德人建立,作为沿海立足处。这座城市的命运历经盛衰起伏;在爱丽西亚时期它相当重要,但是死瘌痫瘟疫让它损失惨重,现在才开始恢复。途歇城的兴起削弱了匕落城作为贸易港口的重要性,虽然它应当会从省份内地的贸易开放中受益。

途歇城

途歇城一直将自身视作匕落城的对手,但是却一直因为它的统治家族的华而不实而有自卑感。当途歇城还仅仅是一些分布在Bjoulsae River河口的粗糙棚屋的时候匕落城已经是确立的王国了。但是在奥辛纽姆陷落后途歇城蓬勃兴起,因为整个泰姆瑞尔的商业开始通过它流通,今天它以在高岩行省人口最多最富有而自夸。途歇城的商人欢迎帝国的到来,尤其是海军的西北舰队,因为它一直将镇压伊利亚克湾声名狼藉的海盗作为首要任务。

Isle of Balfiera

几个世纪来伊利亚克湾的海岛一直作为高岩各王国的中立外交协商会议和条约签订场所。它也因谜一般的建筑迪瑞尼塔而出名,一座高耸云天的圆形高塔。岛屿的传统统治者称作Castellan of Balfiera,说明他最初的角色很可能是迪瑞尼(or Balfiera)塔的指挥官,迪瑞尼塔曾被声名狼藉的迪瑞尼霸权作为要塞,监狱,和宫殿。更令人好奇的是,世袭的Castellans是高精灵,唯一一个在人类土地上存留的精灵统治家族。Castellans住在高塔中,虽然其真实起源和用途一直是个谜。最近的考古研究用最新的魔法和预言技术将高塔的建造时间回推到大概ME2500,使其成为泰姆瑞尔最古老的已知建筑。虽然多年来它一直被改造增建,但是它的核心是闪亮金属构成的平滑圆柱体;高塔被认为在地表以下延伸的尺寸起码和地表以上看得见的部分一样长,虽然其最深的内部从未被系统地探测过。

The Western Reach

The Western Reach实际上是布莱顿人土地的最东部分;其名字因它地处天际之地的西部边界而由来。在第一帝国时期,它被合并为天际之地的要塞之一,许多诺德人定居在其起伏的山地和令人愉快的山谷中。但在天际帝国解体时它付出了可怕的代价;先代精灵以复仇的方式夺回Western Reach,不加例外地屠杀诺德人;今天诺德人的血统很稀有地在Reachmen的血管中流淌。作为阻挡未来来自天际之地入侵的屏障,先代精灵将Western Reach改造为无法攻取的堡垒。所以Western Reach比高岩其他任何地区受精灵统治都要久,这一黑暗历史的影响直到今天仍然可见。

Reachmen是混血儿,即使从布莱顿人角度而言。最初发源于最早定居于泰姆瑞尔的阿特莫拉部落,他们现在带有几乎所有可以想象得到的种族的血统。“解放”Western Reach的起义以消灭先代精灵霸主而告终,但是精灵血统在这些Reachmen身上还很强盛,以致他们共有精灵那隐秘的的傲慢风度。后来他们和那些在同一山区的兽人的习气混合交融,最终学会了许多兽人的魔法。Reach-magic虽然被法师工会禁止(因为担心它和疯狂的hedge-wizardry一样危险),但仍被广泛学习,Reachmen被称作“高岩的巫师”。

贼党和暴徒一直危害此区,临时总督Titus Alorius直接管理这里。旅行者们被建议避开此区直到骚乱平息—但是事态显示这里很快会被整顿。在这个由泰伯·赛普丁和他的同伴们的不懈努力带来的和平繁荣的新世纪,加入帝国的好处如此明显,反叛的Reachmen的抵抗如此微不足道,预期Western Reach很快就会加入高岩的其他地区。我们只希望在未来没有不必要的流血的情况下一切得以实现。

翰玛非尔
翰玛非尔是人类土地上永远的异数,在帝国公民看来,属于神秘充满异国情调的西部,或者到处是野蛮人和杀手的危险骚乱之地。这两种描述都很适当,可归因于此地的居民,野蛮骄傲的红色守卫。

大约三千年前约库达发生灾变,大部分陆地沉入海底,驱使其民进入泰姆瑞尔。大量灾民涌入无人居住的Herne岛,其余人继续前往。这些约库达人的“warrior wave”先锋,Ra Gada,席卷各乡村,风卷残云地屠杀和奴役出现在他们面前的先代人村民和野兽人,为他们那些等待在Herne的人民杀出一条血路,包括Na-Totambu,他们的国王,和其统治团体。狂暴的Ra Gada根据其发音变成红色守卫,用被广泛地用来统称泰姆瑞尔的约库达人。他们最终取代了先代人,因为他们的农业和社会更好地被组织和调节来适应适翰玛非尔恶劣的环境。此过程中他们吸收了很多先代人的传统,宗教,和语言,并最终和周遭的布莱顿人部落和科洛文的赛瑞迪尔人取得联系, 促进了他们融入更大的泰姆瑞尔舞台的同化过程。Yoku,红色守卫的口语,因为贸易和通商的需要增加而几乎完全被取代。

在第二帝国的行省组织中,两个红色守卫“政党”被组织起来以帮助赛瑞迪尔管理翰玛非尔。古老的Na-Totambu统治阶层贵族政务会的“王冠”,受人敬仰的Ra Gada战士则最终获得他们部落行政区的所有权。这一授权从根本上改变了Ra Gada,他们开始称自己为“先辈”,并坚定地宣称他们是泰姆瑞尔最初的红色守卫。但是只有当赛瑞迪尔强大到足以支撑它第二帝国才可能持续。在帝国人统治的空位期,控制权回到了世袭的Na-Totambu君主政体手中。新就任的国王甚至胆大妄为地将他的王座从古老的赫加瑟搬迁到更加繁荣的“先辈”之城 – 哨卫城,那时哨卫城已经控制了伊利亚克湾三分之一的贸易。

Thassad II是王系的最后一位,当他于CE862逝世时, 令人崇敬的“先辈”们用武力重新夺回哨卫城。皇储A’tor随机从Stros M’kai启航为他的父亲报仇,导致泰姆瑞尔历史上最血腥的大屠杀。泰伯·赛普丁,作为莱曼王朝继承人的正当职责,答应了这些“先辈”们的援助请求,将他的军队派去终止这位疯狂王子的屠杀。A’tor发现他无法和更加强大的帝国军团;许多Crowns看到复兴的帝国荣耀时弃他而去。他和一些死忠逃回Stros M’kai,西方舰队在其后紧追不舍,最终在汉丁湾之战中被打得落花流水。皇帝睿智地相信要恢复翰玛非尔的法律秩序最好采用共和政体和行省制,目前红色守卫正以作为新兴的赛瑞迪尔帝国的国民而骄傲。

红色守卫在形体上可能让外人感到胁迫,他们皮肤黝黑,头发卷曲,身躯细长,体格良好。不同地区服饰和传统不一:艾林赫尔的红色守卫在品位和样式上接近科洛文,但瑞哈德的一些红色卫士则裸身在大街上行走。在行为风度上他们傲慢易怒,并且极度重视个人荣誉。虽然翰玛非尔作为整个帝国最优秀的武士的故乡被广泛承认,但作为战士他们却仅仅表现一般,因为他们不愿服从权威,忍受军事纪律,很少有红色守卫上升到红宝石军阶。翰玛非尔没有常备军,只有雇佣军据守在纷争不断的国界线和海岸线。但是古老传统预先规定这些红色守卫应当加入骑士组织,通常为皇室家族服务。新加入者必须在危险的,常常是致命的,技能测试中证明他们自己。比如“王冠”Totambu的青年必须航行到Stros M’kai的锻莫遗迹, 躲避危险的陷阱并击败里面的机械人才可以加入圣甲虫骑士团,另一方面,更加严苛的迪亚戈纳兄弟会,每年上演奥辛纽姆围城战以供娱乐,新加入者必须扮演兽人的部分……

翰玛非尔的殖民化是个缓慢的过程,因为此地贫瘠多石,巨大的阿里克尔沙漠位于正中央,只有少数草地呈马蹄状拥抱着海岸线。同样地,红色守卫文明分成沿着海岸线的国际性都市和无数在荒漠中流浪的游牧部落。前者采纳了布莱顿人或者帝国人的建筑和服饰,加上一些已经消失的约库达的样式和图案,一些甚至重新组织他们的神祗和部落圣灵以便融入帝国人传统的八圣灵万神殿信仰。那些游牧民更加原始,比起其他红色守卫更加返祖。巨蛇之神Satakal的皈依者们散布在他们中间,历史上曾导致亚力卡尔边界纷争不断。这些令人敬畏的狂人完全依赖其他红色守卫的施舍,但是有时他们会纠集成危险的团伙,以古老的Ra Gada方式恐吓乡下居民。许多,比如在瑞哈德,全身赤裸,在泥地里打滚,用腿蠕动前进,像蛇一样出击,另外一些会进行可怕的“蜕皮”展示。有人曾见过他们在沙漠中以侧行的方式蠕动前进,绵延数百哩,从Balhar直到Nohotogrha绿洲。Satakals从来都不喜欢帝国的存在,最近开始骚扰那些文职官员。临时总督不得不将他们驱逐出城市,以便保障卫戍军队和当地居民的安全。

历史上旅行者一直和红色守卫那些面向伊利亚克湾的城市保持安全距离。考虑到其人民的声名(大多数是应得的),翰玛非尔经常被视作不宽容“外地人”,在这里入侵经常被血腥对待。这是一个耻辱,皇帝想要纠正这一状况,因为翰玛非尔本身是一片美丽的国土。从双月照耀的亚力卡尔阴郁的神庙到古老的赫加瑟的朴拙的堡垒,这里到处都是古时的辉煌。其地人民残酷无情 — 四百年的内部纷争和腐败的统治造就他们如此 — 但是从单个人来讲,红色守卫常是技艺精湛的匠人。他们或许像帝国一样起着导向的作用,掌控翰玛非尔扫清A’tor余党的那些阴险的密探,并保护她免受其贪婪的精灵邻居之害,将带给她的人民以繁荣,就如同他们寻求以带给世界的一样。

著名地点:

哨卫城

翰玛非尔的第二首都,哨卫城濒临伊利亚克湾。此地商业起着支配作用,因为它位于多石的山上,其后的平原土地贫瘠,再后面就是亚力卡尔沙漠了。它的主大街就是个巨大的市场,从海港一直延伸到荒地大门。哨卫城宫殿是红色守卫最大最古老的建筑纪念碑,在Ra Gada抵御布莱顿人的入侵中迅速建立,其后一再增建。现在这座宫殿是临时总督Senecus Goddkey的总部,在公爵Volag消失之后他一直帮助管理“先辈”们的公国。因为帝国人的改造,哨卫城成为匕落城和途歇城的贵族们充满异国情调的静居地,其美食,工匠,和在皇家大剧场上演的奇异的寓意剧都让人欣喜。

Stros M’kai

之前是Thassad II的继承人A’tor的公国,Stros M’kai的小岛现在是临时总督Amiel Richton的政府机关,他负责巡逻和保护翰玛非尔未开化的南海岸线。舰队司令Richton大人曾在汉丁湾之战中击败A’tor王子,是科洛文西方舰队的勇者传承中最近的一员。Stros M’kai本身是一个平凡的小港,仅因此地的锻莫遗迹出名,还有就是它现今的战略性位置 – 临近Cape of the Blue Divide,可怕的先代精灵之地的水域。

新增名词:
Nedic -—- 先代人。早期定居在泰姆瑞尔的人类的总称,包括古诺德人,最早的赛瑞迪尔人,布莱顿人的祖先,翰玛非尔的土著,和现在很可能已经消失的居住在晨风的人类。
Forebear -—- “先辈”
Knights of the Scarab -—- 圣甲虫骑士团。红色卫士皇室家族Totambu的侍卫团。
Siege of Orsinium -—- 奥辛纽姆围城战

晨风
曾属于第一帝国的诺德人,晨风现在是黑精灵的土地,他们的起源隐蔽在如同不时席卷他们家园的沙尘暴般的神密中。野蛮高傲,黑精灵避开和外界的所有联系,即使是那些在瓦伦林地和夏暮岛的同胞 。旅行者们一旦跨过Shadowgate Pass就会感觉到自己离开了泰姆瑞尔进入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这里天空恒常灰暗,因为瓦丹非尔巨大的火山喷射的沙尘暴在这里肆虐。泰姆瑞尔熟悉的植物和动物在这里变成奇异扭曲的型状以适应频繁的沙尘暴。穿着斗篷戴着面罩的黑精灵照管着巨大昆虫的牧群 – 高约20英尺,类似螃蟹的交通工具 。到处都是畏缩的奴隶 – 亚龙人,虎人,还有人类 – 急匆匆地赶着去执行他们的黑精灵主人厉声吩咐的指令。

灰肤红眼的黑精灵似乎和他们怪异,灰尘肆虐的地区非常适合。精灵语中他们被称作丹莫,居住在泰姆瑞尔东北,从Velothi Mountainsand到海, Deshaan平原到北部海岸之间这个区域。

这些与众不同的人来自何方,他们的种族和血统是什么,在他们散布到晨风和Deshaan之前,他们最初的家园在哪里?这些问题易于提出但难以解答。黑精灵必定是在很久之前就从精灵种族的主干分离,因为虽然他们和泰姆瑞尔众精灵的血缘关系毋庸置疑, 但是他们和其他精灵在很多方面都不同,不仅仅是在他们惊人的外表上。黑精灵灰色的皮肤,灼烧的红眼让他们一眼就能被认出,但少有人真正见过,因为他们很少离开他们的家园。和所有精灵一样,他们显得高而纤细,但是黑精灵将精灵的傲慢发挥到极致,视人类比动物强不了多少,只适合在泪都的种植园做奴隶。

他们甚至认为他们比其他精灵更高级,在他们看来其他精灵是纯粹精灵种族衰老,颓废的样本。这方面人类最早的记录是诺德人的传说和编年史(除非某天高精灵的档案对帝国人学者开放,否则这将是我们最好的信息来源了)。诺德人将此地称作Dunmereth,因为是丹莫之地; 但是在更早的年代他们自称瑞斯丹;帝国图书馆馆员Elba Laskee将黑精灵的国家建立时间回溯到距现今3500前。晨风这个名字是直到瓦丹非尔的第一次火山爆发才开始使用的(见著名地点 – 瓦丹非尔)。

当我们初次听说黑精灵,他们分成无数的小部落,任何时候其中的一半都在和另外的一半开战。诺德人传说讲述黑精灵战士将自己抵押给任何愿意和他们的敌对部落开战的诺德人首领,这种情况无疑促进诺德人对他们的征服。黑精灵出现在书写记录中是在1E416,摧毁诺德人的第一帝国的War of Succession中:"看到诺德人分裂,衰弱,丹莫们在秘密场所进行讨论,计划和博格斯的同族开战,突然出现并进攻诺德人,以大屠杀将他们驱逐出Dunmereth的土地。" 此举以黑精灵之手终结了人类的第一帝国。两个多世纪之后我们第一次听说审判席,从瓦丹非尔的第一次火山爆发造成的废墟中崛起,这次火山爆发起码将晨风一半的土地变成荒地,并造成人口永久性的迁移,向南进入Deshaan,一大片开阔的南部平原,逐渐倾斜下降直到黑沼泽行省阴暗的沼泽地。不管怎么样,在审判席宗教统治之下黑精灵部落总算结合成一个国家,但是部落对抗直到今天仍然剧烈,部落间的合作仍然非常勉强。

五个部落,也称作大家族 – 因多瑞尔,雷德兰,泰尔梵尼,德拉司,和赫雷鲁 – 现在完全控制着晨风的贸易和政治,但是在更早些时候是有六大家族的(Qwerty: 第六家族是达格斯家族,可以参见Skeleton Man’s Interview)。每个大部落都和无数的小部落结盟,这种结盟关系某种程度上是永久的,但是并非没有听说过有小部落转而他投的事例。在之前,部落之间以公开战争解决彼此的不合。这被审判席所禁止,但是部落间还是通过独特的莫拉格帮 – 被批准的刺客组织 – 来进行血腥的暗斗。众部落频繁地雇佣莫拉格帮去消灭他们的敌人,莫拉格帮刺客可以杀死分配给他们的”标记猎物“不会受到惩罚,只要他们符合隐晦(但严格)的工会条例。这种安排如此奇异野蛮让帝国公民受到冲击,但是,正如未开化的晨风的诸多方面,这好像和黑精灵的野蛮性情很适合。

因多瑞尔部落宣称他们和三个传奇领袖都有血族关系(Qwerty: 阿玛莱西亚女士的凡人丈夫是奈瑞瓦·因多瑞尔,因多瑞尔家族的创始人),这无疑说明因多瑞尔相对其他五个家族更卓越。因多瑞尔的首都在阿玛莱西亚,也是晨风本身的首都,并且审判席的祭司(如同市民政府的官僚机构)也被因多瑞尔和它底下的小部落所支配。雷德兰部落守卫着晨风的西侧,以黑精灵最优秀的战士而知名。泰尔梵尼部落是这个恐外的种族中最恐外的,宁愿在最东北的多石的山区和岛屿上放牧他们的巨型昆虫牧群。泰尔梵尼的bug-musk是黑精灵最珍视的香水,他们的坐骑昆虫在阿玛莱西亚和纳希斯的市场叫价最高。德拉司部落统治着晨风的南部,肥沃的Deshaan平原在这里和黑沼泽行省的沼泽地交接。德拉司有晨风最大的奴隶贸易和种植园。成千上万悲惨的俘虏,主要是亚龙人,但也有不少虎人,甚至帝国人,通过泪都 – 德拉司的首都 – 声名狼藉的奴隶围栏,在那里其中大多数早死在这个不祥的城市周遭的种植园里。赫雷鲁家族是五个家族中最小最弱的,在他们古老的首都纳希斯坚持着他们的大家族地位。作为因多瑞尔的老对手,曾经占支配地位达3000年,赫雷鲁的延续令人尊敬。作为这片轻视外人的土地上的商人,赫雷鲁仍然维持着和帝国之间有限的贸易,用他们被公认的晨风地区杰出匠人制造的小装饰品来交换帝国人的毛织品和赛瑞迪尔白兰地。

黑精灵战士喜好一种上好的用昆虫壳制造的轻甲,上面覆盖有细密编织的蜘蛛丝,在躯干部层层包裹。他们头戴头巾用来防护到处都是的尘土,上面有用透明树脂制造的护目镜;还有宽松的裤子和长筒靴。虽然看起来奇装异服,但是旅行者们只要在没有这些防护的情况下在户外碰到这里频繁的沙尘暴一次就会明白这些衣服的作用了。在室内时黑精灵会脱去外套,享受各种色彩丰富的织物;饰有部落标志的腰带很常见,用巨大昆虫的各种部分制造的看起来笨重的仪式性装束是只有最高阶的人才能享有的荣耀。

Places of Note:

阿玛莱西亚

晨风最古老最大的城市,以其守护女神命名。阿玛莱西亚确实非常古老,或许比黑精灵还要古老。据说它建立在巨大的矮人城市的废墟之上,不过这里的本地居民强力否认这一点。在这里无畏的旅行者将找到审判席宗教的中心,巨大的的哀伤要塞宫殿/神殿,一座城中之城。这里也是黑精灵中央政府所在地,审判席祭司们在这里以他们传奇之神之名进行统治。

索塔·希尔

有许多关于这座黄铜建造的时钟之城的传说,隐藏在冒着蒸汽的南晨风的沼泽中,是审判席中最神秘成员的巢穴。但是没有关于其位置的可靠报告,也没有这座城市是否存在的证据,只有诗歌和故事。

奈克洛姆

“The City of the Dead”,奈克洛姆使一个比审判席还要古老的宗教传统得以永存不朽。整个晨风的所有黑精灵部落将他们的死者以庄严的程序 – 可以持续几个月 – 带来这里。远离大陆,奈克洛姆白墙高塔,看起来是座无边的墓地,这一印象被那夜以继日,永无止息地通过堤道的尸体运送潮流所更加强化。实际上,这座城市充满生命:一个巨大复杂的祭司阶层和他们的仆人们,其唯一职责是让死人准备好来世生活,以适当的仪式将尸体存放到如蜂巢般分布在城市下面的地下陵墓中。

瓦丹非尔

泰姆瑞尔的巨大火山,这一巨大山脉支配着晨风北部。它自成一个小型大陆,巨大的地表凹陷将其和晨风大陆分离开。在晴朗的天气(极度罕见),它的顶峰可以从250里以南的阿玛莱西亚看到。在诺德人征服期,一个矮人王国在晨风北部繁荣,这一区域现在被瓦丹非尔火山覆盖。实际上,这一消失的区域将自己的名字赋予将其湮没的巨大火山 – 瓦丹非尔是矮人语,意思是”坚盾城“。没人知道是否这些瓦丹非尔的矮人在第一次火山爆发中被消灭,还是他们迎来了他们在泰姆瑞尔的同胞们的神秘命运(关于矮人消失的详细讨论可以参见Marobar Sul’s Ancient Tales of 锻莫)。可以肯定在诺德人征服期瓦丹非尔帝国仍然强大。这些刚强的矮人们守卫着他们的地下要塞并且联合成一个政体,是比那些分裂不和的黑精灵部落要强大得多的对手,当晨风其他区域沦陷在诺德人之手时仍保持独立。火山第一次爆发在1E668;这一日期,起码可以通过书写记录加以验证。这一次爆发仍然回响在无数人的传说中 – 诺德人的”The Year of Winter in Summer“,虎人的”太阳’s Death“。传说将其产生归因于一位神的死亡;不论是什么原因造成的,瓦丹非尔千年来难以安眠,时常将周遭地区淹没在灰尘中。老天保佑,晨风和泰姆瑞尔其他地区之间有道高山隔开,使我们免受瓦丹非尔喷出的蒸汽之害,将沙尘暴限制在黑精灵的土地上,使其生活在它的阴影之中。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Create an account or sign in to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in order to leave a comment

Create an account

Sign up for a new account in our community. It's easy!

Register a new account

Sign in

Already have an account? Sign in here.

Sign In Now

×
×
  • Create New...